阳光下的阴影


钯金项链

Posted in 且歌且行 by chosen on January 19, 2006

妈妈晚上到家,给我看了那条为将来可能是她儿媳妇的她买的钯金项链。我心里猛的一酸。虽然我感到她的热情就像生怕她儿子娶不到老婆一样,可是心里却着实感动了。我妈以后会是个好婆婆,那简直是一定的。

好吧,为了妈妈,我决定跟她休战认输,明天开始继续装孙子。

吵架中

Posted in 且歌且行 by chosen on January 18, 2006

说实话,如果不是高调做事也高调做人的爷爷到处把我和她的照片拿到亲戚面前现眼,我真想和她一刀两断。她太刚强,我太累。

阿福刚给我发条短信抱怨新世纪的廉价本科农民工的处境,我回他说,乖,一会儿聊,等我和老婆吵完架再安慰你。

热脸、冷屁股、香火种、光宗耀祖

Posted in 且歌且行 by chosen on January 17, 2006

这个地方文字越多,越不是一件好事。

就像一个硬币应该有两面一样,blog最好也得有两个,一个放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任人指摘,另一个埋在阴暗的角落,写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当然,我的并非见不得人,而是不愿为人所见。如果你的不开心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就是最好的去处。

言归正传。

到底是我的脸太热,还是她的屁股太冷,这也许是个问题,也许不是。我总是很容易为她而烦,当我烦闷的时候,它就成了问题。我早该知道,两地相隔的时候,她不属于我;她回家的时候,更不属于我。她只是甘愿做爸妈掌中的一个小孩子,有了爸妈的庇护,好比小时候吃了一粒糖果,就欢天喜地什么都不需要了。她表弟说,去浙大上学是她成长的开始。我说,难得听你说出一句这么深刻的话。他说,你还不了解我。是的,我承认我越来越了解他表姐,却越来越不了解他。

我在谋划着什么时候可以见上她一面,她却没有一点关心的迹象。当然,除了忍气吞声,我还可以选择摊牌,但她可以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想见你?然后又是我误会了她,又是我无理。晚上又不回我短信,我真不能想象她眼睁睁看着我的短信却连回一句我很忙不聊了的工夫都没有。罢了,反正不是第一次。还有她那位对我不置可否的老爸,那位开着单位的车到福州接一个下火车的女儿的老爸,那位连她出门一次都横加干涉的老爸,如果不是他,我犯不着这么踌躇该不该登门拜访,去了她家是不是该有所表示,诸如这样麻烦的事。要我入赘?他想都别想。

她并不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家里要求入赘的女生。还有一个初中同学,两任男友都被她父亲无情的摧残到崩溃,最终不欢而散。女儿是香火种,姓氏更是传家宝。独生女儿跟了别人去了,似乎比家破人亡更悲惨一样。谁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样的父亲,视女儿的幸福如儿戏,抽俩耳刮子尚难解心头之恨,何来可怜之说!

前几日跟一位老同学聊起,得知另一位女同学的父亲,放出话来,她女儿非清华北大不嫁。只听的我瞠目结舌不敢言语,背后不知淌下多少冷汗。我自忖那位同学既非倾国倾城之貌,也无黛玉清照之才,这便是含辛茹苦的父母们光宗耀祖的心愿么?呜呼,盛世如斯,女儿也像商品一样了么?

写的烦了。

带回来一本围城。她想看,我就给她带回来了。可是,围城?她可以看的懂么?

讲不出再见

Posted in 且歌且行 by chosen on January 1, 2006

想过是不是该写个年终总结,最终还是打消了,没心情去回想。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故事,每年增加的那么一点故事都跟前一年没什么相干,这个似乎应该叫独立增量过程?不好意思,期末复习惯性太大了。

qq下线又没有跟我说再见,唉。有时候短信聊着几句就不回了,唉。我很努力的把她当作小孩子一样看待了,这样一切就都解释的通。可是照现在看来我还没有最终成功,我还是不能释怀。隔着一千公里跟她打字为什么觉得越来越累了,我到底怎么了?!我可以不理会那么多的,为什么?!

越想超脱一些,越是挣脱不开。体内像有个自激振荡的永动机一样不停的生成抑郁,连着专业课一堆味同嚼蜡的公式,合成几股真气左冲右突激荡不已却总是不得其道。早上醒来头有点沉,自习回来睡了一个下午——应该是躺了一个下午,感觉脑袋的份量一点都没减轻,无奈,无解。

一个个新年祝福,我恐怕无福消受。外面有人抓狂一般吼叫开始庆祝新年,已经过了0点了。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开心一点,gongzi!!!

编个故事

Posted in 且歌且行 by chosen on December 28, 2005

我有一个朋友,经常来我家做客。他要走的时候,经常有给我告别,但更经常没有跟我告别。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我们聊的正欢,他突然起身径朝门口而去,一个招呼不打,一声再见不说。我知道他要走了,经常没有再问什么,但更经常的问点什么。

“要走了?”
“要走了。”

如果我不问,他也便不说。不管问或不问,看着他一声不响在我的目光中消失,也是一件失落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在别人家里是不是也这样不辞而别,我不知道是不是别人也有和我一样的失落。

有人会觉得他不懂礼貌,可是如果我说,我这位朋友只是个小孩子呢?他可能困的想睡觉了,也可能想回家写功课了,他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不一定有时间跟你说再见,也不一定知道你是多么在乎。下次登门造访,他还会和你玩的很开心。后来他送我一袋糖果,因为他很喜欢。我微笑着收下,心里想,其实如果你每次走的时候能打个招呼,这袋糖果我宁可不要的。然而终究还是没说出口,他那样纯洁,我不能忍心让世俗礼仪污染了一颗无瑕的心。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个孩子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如果别人的做法让你不习惯了,就给他一点做孩子的幸福吧。

无聊的人编了个无聊的故事,继续看无聊的书去了。